遙遠的等待(江蕙)
 


跟華娟合作過四首歌,都是台語,除了一首孟庭葦,其他都是江蕙演唱,雖然只有四首歌,在我創作生涯中卻佔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1992,我還算菜鳥,儘管已經發表了二三十首歌,但對寫歌這件事,依然是誠惶誠恐,常常處於腦袋一片空白的狀態。

 

沒記錯的話是姚謙找我的,那時他在點將,江蕙新專輯有一首曲子讓我寫詞,拿到的demo,就是鄭華娟吉他哼唱的卡帶,根據馬芳的說法,錄音地點,極可能是華娟家廚房一個音場很好的角落,卡帶已經找不到,但我當初有轉成數位檔,想聽還能聽到(這裡)也能讀到「返來阮身邊」這個歌名是怎麼來的。
 
歌詞交出去之後不久,點將又跟我聯繫,除了確定採用,並問我有沒有現成的詞,還真有,入行前做功課,習慣觀察週遭的人事物蒐集整理成詞,有個編輯而成故事被我寫成「只好放你行」,交由曹俊鴻譜曲,(同個故事的男版,便是後來王識賢的只要你越頭),另外也連夜趕工,整理一些影劇版新聞後,揣摩一個獨居者心情的「落雨的暗暝」,交稿後點將也是交給華娟譜曲。
 
可能因為返來阮身邊已經有主打也有頗好的成績,導致我個人的私心(貪心),更偏愛「落雨的暗暝」,明明故事頗傷感,但編曲巧妙的把沉重變得輕盈,心情頓時豁達了起來,至今我講課時,都還會跟同學說明,前面兩行21個字,就是把「獨居」兩個字解壓縮得來。
 
三首都收錄在酒後的心聲專輯。
 
八年後的2000年,我的舊東家友善的狗製作孟庭葦的台語專輯,老同事毓萍邀到了華娟的曲找我寫詞,儘管孟庭葦的台語不夠端的不算輪轉,我依然認為【知影】是首相當好的歌,有些聽起來咬合不夠甚至倒音的字,其實都可以處理,可惜當初配唱沒有去探班,就算此時此刻拿來翻唱,依然有感不會退流行。
 
最後便是2002年,同樣是姚謙邀稿,同樣是二姊的歌,同樣是華娟的曲,這次要寫一首「兩岸戀情」,那是台商大舉北移的年代,身邊聽到不少也看到不少,來來去去的人,因為距離產生紛紛擾擾的感情糾葛,我根據幾個觀察到的真實故事,寫了「遙遠的等待」。
 
華娟的demo很友善,我收到的曲子都是用吉他伴奏,然後他隨意哼唱出旋律,雖說都只是些虛詞,但語氣,斷句,連音等等,已經足以讓寫詞的人感受到起承轉合的格式,甚至聯想到故事情節的鋪排,華娟的這個Demo,應該沒有幾個人聽過。
 


遙遠的等待(鄭華娟demo)

 
填詞的人,永遠都在等待一首讓自己有感,自己喜歡的旋律,四首歌,曾經是遙遠的等待,如今,已經變成永遠的等待。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