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別重逢】之【望你早歸】

 

照片是第一天配唱的新奇鹿錄音室,擔心內湖的交通,我早了幾分鐘到,冷氣盡磅的控制室螢幕上,是黃耀明春光乍洩MV裡優雅帥氣的截圖。
 
兩個製作人到了之後,我們算了一下,都快三十年了,那時黃耀明是香港音樂工廠歌手,李端嫻剛到唐樓錄音室上班,我則任職台北音樂工廠,我們的老闆都是大佑羅先生,我記得在香港第一次碰面時,公司的同事還曾仔細替我釋疑,李端嫻為什麼大家都叫他V記。
 
敘完了舊開始上工,顯然Anthony做了許多功課,其實我也是,雖說台語配唱的有過不少經驗,但變化後的香港我已不復熟悉,對於該用什麼心情進入這兩首歌,總覺得些許不安,仔細的詢問了製作企圖,想要表達的心意種種細節,盡量問得直接,就怕產生錯誤的拿捏。
 
跟我想的差不多。
 
雖然三十年沒再碰面,不過網路社群盛行之後,我就一直有在關注黃耀明的動態,尤其雨傘運動那段時間,我相信所有去過香港旅遊、工作過的人,都有說不完的感慨與心痛。
 
港都夜雨比較不擔心,香港亦是港都,情境容易轉移,九七交接前一天晚上,我就是在灣仔生和大廈17樓音樂工廠的辦公室裡,俯視維多利亞港的一夜風雨。
 
望你早歸之所以挑戰性更高,因為歌有命,很多歌在出版之後,隨著時代的變遷,隨著與各種事件的連結,常常衍生出可能連原作者都料想不到的解讀,望你早歸一曲是李泉生任職台北放送局演藝股長時,鼓勵樂團小喇叭手楊三郎創作的,楊三郎寫了曲,交給鼓手那卡諾填詞,於1946年發表,根據莊永明的記載,當時楊三郎還曾嫌歌詞不押韻呢。
 
所以我猜原本的歌,就是一首歌,就是一個女子對月思念情郎,期待相見的情歌,並沒有太多隱射的故事,但之後1947年,隨著各種慘烈的政治事件爆發,加上後來的屠殺、拘捕、白色恐怖、長期戒嚴,於是成為那些見不到思念的人的人,用以抒發心情的寄託。
 
配唱台語歌最棘手的地方,是很多不諳台語或台語不夠輪轉的歌手,對入聲字的表達比較陌生,粵語歌手不會有這個問題,粵語的入聲音,甚至比台語還多,其他咬字部分就得好好拿捏,黃耀明的華語有較明顯的香港腔,別人我不知道,我自己很喜歡,這是我做功課時就已經決定的,我不希望他的台語發音失去他自己的特色。
 
這也是我之所以一開始就問他,這歌是要向誰說話的原因,我不太認為,黃耀明唱台語歌,只是為了跟台灣接地氣,或者那些我們常聽到的理由而已,我更確認他是藉著這兩首台語歌,跟香港對話,跟台灣對話,跟這些年來所有心裡有話的人對話。
 
身為台灣人,對台語老歌的感情根深蒂固,即便改編新版本,有許多複雜的情緒不一定能跳脫出來,但是透過不熟悉台語的香港人來重新詮釋,處理得好,往往可以走出框架呈現另一種風貌,這個說法有一個很成功的先例,黃耀明在1993借借你的愛粵語專輯中,改編了鄧雨賢的雨夜花,林夕不只把原本歌詞字數拆解,甚至把原編曲前奏極好聽的旋律,都填進了新詞,讓一首歌,在不同時代又產生了新的意義。
 
好像是這樣,有些時候,有些話,從意想不到的人嘴裡說出來,反而更容易聽進去。
 
*港都夜雨:https://reurl.cc/jWgyrp
*望你早歸:https://reurl.cc/OMkrmy
*四季歌:https://reurl.cc/AjR2pE
【久別重逢】之【望你早歸】:https://reurl.cc/NQZlDx

 

透面分隔線.png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