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魚故事
 
【台灣魚故事】
莊健隆著

遠流
2005年7月1日初版一刷
 

 
*有專業的養魚知識
*也有說故事的文筆
*取材廣泛而且生活
*也有本土也有國際
*作者名字值得記住
 

 
作者在書裡把莊子秋水篇裡【坎井之蛙】與【東海之鱉】的寓言,寫了一篇精彩的冷血動物的熱情解說,我也趁此又翻了翻莊偶像這篇文章,哎哎,忽然覺得莊偶像似乎若有所指,文章大意是說井底的世界高山青澗水藍碧水常圍著井邊轉,井底之蛙每天在裡面過著風調雨順的日子好不快樂,可能無聊的日子過久了吃飽閒著,於是有一天就邀請海龜來玩,海龜來到那井邊看了看,笑翻了說:蛙咧!我海龜可是白浪滔滔都不怕,住的地方當然得匯百川而成其大,你看你這不就是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的一口小井而已,怎麼跟一眼看不完峰峰相連到天邊的東海比呢.....?
 
我不知道後來兩隻冷血動物有沒有熱血沸騰的打起來,書上也沒有記載他們之後有沒有一天到晚心戰喊話,彼此嗆聲,不過,我怎麼看這文章,都像是2300萬年前,莊偶像寫給2300萬人看的預言書!
 
 
彼岸有個名詞,說久不久說不久也行之有年,剛好也叫做【海龜】,只不過這【海歸】是【海外歸來】的意思,翻成台灣話是【過過鹹水】,再翻成北京話就是【喝過洋墨水】的意思。
 
根據漢民族【遠來的和尚會唸經】的鐵律,早期海龜在中國大陸,似乎都有著不錯的位置,長鋏歸來兮,食有魚,出有車,內有妻、外有七。只是日子久了,根據另一條漢民族鐵律(有太多適用諺語了,請自行挑著用!),又多了【海帶(待)】這新詞,叫做【海外歸來待業】。
 
在線上搜尋海龜這詞,常會遇到另一個台灣不熟悉的名詞,叫做【土鱉】,海對土,龜對鱉,對穿腸的血還得再吐一些。我曾就此問了北京的朋友,才知道土鱉是一種蟲子,從造型看來,應該可以跟蟑螂在同一本族譜上相遇,差別在於土鱉是一種高檔的中藥材,從這樣的出生背景觀察,就不難理解北京人為何把沒見過世面、庄腳聳、難登大雅卻又好像有那麼一點點點搞頭之類的人稱為【土鱉】,看來【土鱉】跟【井蛙】意思差不多。(google土鱉VS海龜
 
 
台灣有個現象,說久不久說不久也行之有年,就是越來越多人跑到大陸當台商、當台幹,別行的不說,光我認識的音樂圈同行,就有很多人前仆後繼的當了海龜,游向市場廣闊的對岸,剩下的幾隻井蛙留在台北抓蚊子,大概也算台灣的土鱉。
 
只不過很奇怪,當朋友回台北講到大陸的經驗時,很少聽過齊秦,大部分都是,奇遇,比奇遇多的,那就是豔遇,比豔遇多的,簡直不可理喻,反正一人一本大陸經,說的比唱的好聽,搞得一群人牙癢癢又心癢癢,沒事這邊駛目尾那邊拋媚眼,希望誰也來拉拔一下,才會有今天這老鼠會一般的局面,一批又一批人拉了一批又一批人頻頻登陸,搞得現在大陸幾個大城市,捲舌兒音都快不見了,難怪說錢多人傻速來,ㄚ真有才!
 
廣大的市場誰不喜歡?尤其流行音樂,因為同文同種,台灣早期的創作,在完全不考慮大陸市場的狀況下,就已經紅遍大江南北,以前只見其名只聞其聲只得其照的歌手音樂人現在都親自進駐,甚至安家落戶,再來個台灣唱片文案裡最愛用的【量身定做】,想當然是不想紅也難,我們幾乎已經看到台灣音樂人席捲大陸市場的景象………咦?有嗎?這麼多年過去了,這麼多創作人、製作人、歌手都唱起老鼠愛大米了,有嗎?告訴我有嗎?
 
 
看過 Discovery ,動物星球,國家地理頻道的人都知道,從海王八蛋被埋進沙土裡那一刻起,就有一堆動物等著挖他吃他弄他弄他,運氣好的可以活到破殼出土那一刻,但是等在那裡的,則是條通往大海的奪命斷魂路,運氣再好的終於爬到了海裡,卻意味著有更多天敵與挑戰,你看多氣人,連【%】這符號上面都有2個蛋,而海龜蛋的存活率竟然是不到1%的慘澹。幾年後成熟了,能再回到出生地下蛋的,更是少之又少!井蛙格局也許小了些,土鱉或許沒有見過世面,但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世界裡,達爾文偶像告訴我們:當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海龜,聽來是不錯,不過你得先有心裡準備,因為絕大部份海龜的宿命,是連世面都還沒見到!就活生生的按怎死都不知
 
人最重要的,應該是認清自己,一窩蜂不一定不好,如果他們分工合作各司其職甚至胼手胝足互通有無,成果還是甜蜜的,就怕搞不清楚自己或者忘了我是誰,螳臂想當車,最後當掉的可能是褲子!台語說:三兩貓想欲咬四斤老鼠,【台流】的故事又不是沒聽過!
 
至於【土鱉 or not 土鱉】,莎偶像早就說了,那是【To be or not to be.】的問題!每個人得自己想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5bear 的頭像
5bear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