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文
文香、文夏伉儷

 
情歌百百款,因為「愛」可以用任何形式存在,而事實上,大多數的愛情,生食的蜜月期一過,接下來便是漫長且平淡的柴米油鹽,就像那個初一十五吃素的廣告一樣淡定,得靠智慧在綿長的日子裡,醃漬出生活的滋味。
 
不要以為電影連續劇裡,那種動不動就欲仙欲死,好不好就你死我活的情節很容易,其實說穿了,那就跟劇中每個女主角睡覺時都不卸妝一樣離譜,世上真的沒有那麼多重鹹的愛情故事,可以讓人寫成狗血的情歌,唱到心狂火著,哭倒在露濕台階。
 
問題是自古至今,愛情不但釀成酒,而且釀很久,情歌不止迷死人,而且寫了幾千年,直到今天,情歌不死,而且沒有凋零,甚至愈冷愈開花,愈熱愈出名。
 
所以你想寫歌,肯定會碰上情歌,肯定得寫情歌,肯定必須寫情歌,肯定必須懂得寫情歌,肯定必須很會寫情歌,當你是個死阿宅苦無對象,或者捉襟見肘的戀愛經驗,已經灌水解壓縮寫過千百遍,這時候,用擬人化的手法寫情歌,是個不錯的替代役,要知道假想敵虛擬歸虛擬,但是效果很可以,精彩無比。
 
別傻了,不可能每寫一首情歌就去談一場戀愛,那會死人的。
 
由是,情歌裡的戀人,除了可以是阿貓阿狗等人物,也可以是貓啊狗啊等寵物,可以是花花草草等植物,甚至,可能是土地,可能是家國,可能是歷史、地理、社會、自然、生活與倫理、公民與道德。
 
「有美麗的腰身,但沒有過人的頭腦,我們天天擁抱,卻又天天爭吵」,你以爲我在寫情人,其實顧左右而言他,我是在寫我的吉他。
 
反過來說,有些比較冷硬尖酸的題目,若是隱藏成情歌,不只有暖化效果,一體兩面一歌兩吃,更能增加觸及率,一個閱聽人,只需把情歌的對象顛倒想,模擬出各種不同的轉換,絕對可以增加無限聆聽的樂趣。
 
而說到底,當一首歌寫完發表了,寫歌的人要講什麼,也絕對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聽歌的人,你聽到了什麼,一旦寫歌的人,把歌說死了,聆聽的樂趣就被侷限了。
 
當然了,比最重要更重要的是,歌,到底好不好聽。
 
 

PS:照片是2018年11月11日,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的「台灣歌謠音樂祭.草地音樂會」,演出前,文香老師攙扶文夏老師去廁所的背影,我在遠方看到,按下手機時,感動得眼淚差點掉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5bear 的頭像
5bear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