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臭臭皮匠】

 
是一則很古老的笑話了,來整理翻新一下。
 
故事的開始是一場災難,不管是船難還是墜機或者其他什麼意外,總之,有三個倖存者一起漂到了無人荒島,一個政客,一個富商,一個無賴。
 
島雖荒,且危機處處,但鳳梨黃香蕉香食物不缺,高山青澗水藍飲水充足,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三人也就這樣存活了下來,每天黃昏沒事便聚在沙灘上一起看夕陽,吹牛的吹牛,抱怨的抱怨,發呆的發呆。
 
根據劇本,這天,海上漂來了一只神燈,而且依照慣例,燈神會被召喚出來,同時允諾每人三個願望:
 
政客興奮的說:「我要有數不完的錢,我還要所有人都崇拜我,我要離開這裡回去當總統!」咻~的一聲,他就從沙灘上消失,回去了。
 
富商興奮的說 :「我要有數不完的錢,我還要享有無盡的權利,我要離開這裡回去當總統!」咻~的一聲,他也從沙灘上消失,回去了。
 
剩下無賴一人,他看了看四周,心想:這島雖小,但是不愁吃不愁穿,其實也沒啥好嫌的,唯一的缺點就是,寂寞了點......
 
「這樣吧,麻煩給我把吉他,再來點啤酒,還有,你剛剛弄走的那兩個傢伙,把他們叫回來陪我吧!」
 
咻~的一聲,富商跟政客,就都又回來了。
 
 

 
 
我不知道別人有沒有這種感覺,就在過去這幾年,嗯,兩三年頂多三四年吧,在我身邊看到遇到的,許多過去因為各種原因,離開台灣出去謀生求發展的人,不管打工做生意,包括演藝圈不少朋友,如今已陸陸續續的,一批一批的,U-turn了,回來了。
 
好久不見。
 
不管是冥冥之中DNA中的設定,或者是茫茫人海時勢的風向,總之所謂的鮭魚返鄉已成風潮,究其因當然也各有不同,聊起來有的人願意講,有的人不願意,有些原因可以講,有些原因不好講,說來也不難理解。
 
能講的,肯講的,大多是事業,經濟,生活,環境,甚至年紀大了等等,不好講的,不願講的,幾乎可以確定,都是政治,其實說穿了,還是認同感,真的不要對出去賺錢的人,有太多偏見,任何靠自己的智慧與實力,靠自己的汗水與專長賺錢的人,都值得我們尊重,大家會討厭的,是那種已經沒本事,黔驢技窮便靠著鞠躬哈腰醜化家鄉刷存在感的人,或者是賺了點錢,就自認為可以主宰別人的人。
 
如果真有燈神,相信每個人心中許下的願望都不會相同,跟幾個比較熟的朋友,包括年輕時就認識的朋友聊得比較深入,歸結起來,發現了一個頗為極端又雷同的現象,就是兩番藍綠輪替這些年來,因為討厭藍對藍很反感出去的,很多人回來了,因為討厭綠對綠沒信心出去的,也不少人回來了,為什麼?簡單的一個擇木而棲的道理,因為他們現在對中國的顧慮更大了而已。
 
我深深地以為,回來的這批人,應該都是熱愛台灣,熱愛自由,享受這片土地,把台灣當成家的人,所以未來的日子,應該都願意團結一致,會一起守護台灣,以確保我們的民主制度,我們的生活方式,不會被破壞被干擾。
 
因為如果你不這麼做,那麼,檯面上有很多傢伙正蠢蠢欲動,一旦讓他們拿到神燈開始許願,咻~的一聲,你辛辛苦苦才回來的美麗寶島,很快就變成你逃離不想待的那個地方了。
 
 

    全站熱搜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