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大佑-光陰的故事 1982

 
我們幾乎可以大膽地這樣說,羅大佑出現之後,從事華語歌詞創作者,或多或少加減都有受他的影響,不只在取材的選擇,或者故事的鋪陳,包括詞句的格式,他都有不同於當時主流書寫的大膽嘗試,例如現象七十二變,巧妙的集合72這個數字,便讓人印象深刻。
 
在我已經嘗試創作,但還不懂寫詞的年輕時代,光陰的故事,曾是我仔細分析做功課的範本,這歌有許許多多詭異的巧思,狠狠的打通任督二脈:
 
如果翻開專輯內頁不難發現,歌詞的排列整整齊齊,五個字五個字像是五言絕句,可是仔細瞧瞧,又不那麼規矩死板,在很多地方會增字減字,就像古詩詞的減字木蘭花,增字如夢令,加上運用拍子讓前後詞句位置移動,避開了因為規律產生的呆板,又不會太不規律感覺雜亂。
 
然後,絕句的格式一首得有四句,可是光陰的故事一個段落是三句,起承轉合少了一句,故事鋪陳的方法,劇情描寫的進度,都得重新調整過。
 
我就曾對「春天的花開 秋天的風 以及冬天的落陽」發出質疑,為何獨漏夏天?但這疑問還沒來得及多想,就又被「發黃的相片 古老的信以及 褪色的聖誕卡」的驚喜給淹沒了。
 


然後「遙遠的路程 昨日的夢以及 遠去的笑聲」,我忽然明白了,古詩詞裡所謂對仗,在歌詞裡不一定只能成雙,一旦成三,便出現集合的樂趣,進而產生巧思的豐富感。

 
發黃的,古老的,褪色的,遙遠的,昨日的,遠去的⋯⋯這樣的文字組合格式,句句不同,卻又同樣營造出光陰逝去的情境,我們平常講話不會這麼反覆,這是歌詞才有的特色,將這麼多同類詞組合成歌詞,這是我以前沒有想過的。
 
再來是歌詞的長度,在校園民歌,乃至當時的流行歌曲,歌詞相對較短,歌詞長,固然有好處,可以承載更多感情,包容更多故事,但那時可還沒有卡拉OK,歌詞長不好背,前後順序還會搞亂,就算到了有大字報跑馬燈的時代,依然是歌手現場演唱的壓力來源,寫歌的人都知道,除非歌夠強,否則老闆只挑好K的歌,歌手只愛好背的詞。
 
光陰的故事,有著三段式的歌詞,每一段都像是四行主歌,兩行副歌,三次主歌各有不同表述,但在副歌同樣旋律的同樣位置,則運用了大部分同樣的詞,減輕記詞負擔,而小部分的歌詞更動,則又產生總結該段情感的功能:改變了一個人,初次等待的青春。改變了兩個人,初次流淚的青春。改變了我們,初次回憶的青春。

「初次」從字面解讀,應該只有一次,現在每段做一點更動,因為結論的不同,一首詞裡出現三遍「初次」,就變得合情合理,所謂功力,不過如此。

有人說:欣賞本身就是一門學問,有時候比創作更難。年輕時聽羅大佑,確實深深地感受到。

後來我寫歌時,常常喜歡像下面這樣,把每行歌詞斷句的標點去除,然後自己用自己朗讀的口氣去斷句,用搶拍、停頓、延長種種方式,感受文字的表情語氣,和詞與曲搭配之間,時而牽制時而自由的互動關係。


【光陰的故事】
作曲:羅大佑 作詞:羅大佑

 
春天的花開秋天的風以及冬天的落陽
憂鬱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經無知的這麼想
風車在四季輪迴的歌裡它天天地流轉
風花雪月的詩句裡我在年年的成長
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一個人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
 
發黃的相片古老的信以及褪色的聖誕卡
年輕時為你寫的歌恐怕你早已忘了吧
過去的誓言就像那課本裡繽紛的書籤
刻劃著多少美麗的詩可是終究是一陣煙
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兩個人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流淚的青春
 
遙遠的路程昨日的夢以及遠去的笑聲
再次的見面我們又歷經了多少的路程
不再是舊日熟悉的我有著舊日狂熱的夢
也不是舊日熟悉的你有著依然的笑容
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我們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憶的青春
 
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我們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憶的青春

 




創作者介紹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