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西螺老街上有人認出我來,友人驚訝的問他原因,答案竟然是他在阿彬MV裡見過我。

影像我不懂,當初導演拍阿彬的歌要我入鏡,說法是,只露出半張臉,認識的人認得,不認識的人其實認不出來,發片至今,那MV已有將近五十萬點閱,果然,這是第一次遇到辨識能力如此高強的朋友。

聽過一種說法,MV時代,其實逐漸扼殺了音樂的想像空間,很多人聽音樂,再也不自行編劇,不自行組織影像,在自己腦海裡演出,這種論調我是認同的,就像有了字幕之後,大家就不再背歌詞一樣。

好不好不知道,對於影像,我個人的習慣是,越是熟悉的人拍的我越少看,比如阿彬拍的電影或連續劇,每次看到都只是笑,完全無法入戲。

最近這幾年,一直都有跟壽全兄合作,為了姜育恆這張專輯,也常常碰面,跟他開會很舒服,又像老師又像兄長在教導自己,這歌,就是在無數次的反覆討論中完成,除了寫歌、製作、對唱、出席演唱會擔任特別來賓,這次壽全兄連MV都拍了,兩個男人年紀加起來,剛好吃百二,燃燒的,就是他們多年的交情。

這歌我自己很喜歡,是那種會一直想跟別人說「這歌是我寫的」那種感覺,雖然看MV我還是沒辦法太入戲。










創作者介紹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