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壽全三十週年紀念


回想起來都算是遙遠的記憶了。


那年我從軍中退伍,一時還茫茫渺渺不知未來,沒辦法,那時代當兵很傷腦筋,退伍的人都得經過一段時間減壓才會回魂,於是我留在家裡幫忙,大哥是從事大理石地磚鋪設工程,我就打打雜跑跑工地,說勞力當然也勞力,但是能開著小發財在都市流浪,工作中隨時都有音樂的浪漫,說不定都是後來引我入行的原因之ㄧ。

那天下午,因為三至六立體世界,我記得很清楚,我把十幾包水泥搬上還沒有電梯的工地,歇過喘開車上路,十字路口停車時,伸手按出卡帶,跟著收音機便跳出:「是誰在指揮,路上的追逐?由誰來裁判,遊戲的勝負?」,一下子,就把我唱傻了⋯⋯

好像我眼前的畫面,忽然被寫成詞、唱成歌、鑽進耳朵裡,綠燈後,我找了一家唱片行停下來,從剛剛主持人的介紹中,找到了電影超級市民的原聲卡帶,嗯,李壽全,這聲音不太知道,但這名字我很熟悉,我是聽歌會看工作人員名單的人。

那是第一次,買一捲卡帶,曲目只有四首,其中歌只有兩首,另外兩首演奏曲,旋律竟然還一樣,問題是,這樣偷斤減兩的專輯,聽完不但不生氣,我還因此跑去看了電影,然後繼續當個勤勞又無聊的人,開著小發財在城市裡唱著:「誰讓我爬上高樓的頂端,卻看不見昨日的天堂」。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


XXXXX



第一次見到壽全兄,是在金山南路的福茂唱片,那時代台灣的音樂相關行業非常集中,包括唱片公司、電視台、報社、媒體等,大多位在東區,福茂可以說是最西邊的界線,從辦公室往東看,整個台灣的唱片流域盡收眼底。

當時我已經入行也寫了不少歌,碰面的原因,是壽全兄簽了王力宏,第一張專輯有不錯的成績之後,第二張開始收歌,他給我的DEMO,是一首英文歌加上中文翻譯,中文是力宏爸爸翻的,意思到了,但是唱不進去,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斟酌拿捏倆父子的中英對照,總算順利交稿,那是我們第一次合作,說來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XXXXX



因緣如此,這十年有幸跟壽全兄合作了不少歌曲,他是很好的帶領者,一直走在前面,但讓人可以看得到,可以跟得上,在他實踐自己音樂創意的過程中,也引領其他人一起進入那個情境,然後每個人可以各自從中吸取養分,跟他合作常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他總是像河流一般,用最和緩順暢的方式,將人帶到適切的位置,寫出彼此都意想不到,甚至都感到驚喜的歌。

回顧這些畫面,才發現,自己在成長學習的路上受他引領,原本模糊的未來,似乎變得比較清楚,原本未來的未來,好像也慢慢到來,儘管這個行業的變化依然難以捉摸,當我在路上回頭,重新審視曾經擁有的那八又二分之一,依然有著深深的感動,更期待在新的出發中,可以發現,剩下的一又二分之一,該往哪裡去,該如何努力。





李壽全· 8又二分之一 (30週年紀念版)
典藏資訊:https://goo.gl/6xHcvE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