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章
下午的一齣戲(陳明章)

 
(20180125臉書貼文)

那年,1990,我因友善的狗進了滾石唱片製作部,以一個半路出家的新人姿態,在健康活潑的公司同仁之間摸索,設想自己該如何在一票大內高手裡,殺出一條血路存活下來。
 
進公司的前三天,因為完全菜鳥沒有什麼任務,於是我一個部門一個部門去拜訪,跟每個同事自我介紹,然後詢問他們大概的工作內容,互相認識。
 
有個部門特別有趣,是負責滾石雜誌的企劃組,因為之前我就曾以讀者的身份寫信給他們,所以聊起來都有印象,在我去拜碼頭的前一年,他們剛做完《抓狂歌》,那不只是滾石的一件大事,也是台灣樂壇的大事。
 
也因為我身在製作部,所以對於公司正在進行的案子多有了解,我知道緊接著,有包括林強向前走、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鄭進一青春悲喜曲三張台語專輯,會在年底發行。
 
凡此種種,加上我走訪同事的過程裡發現,公司裡,有很多音樂人,很多音樂高手,很多企劃人,很多企劃高手,很多媒體人,很多媒體高手,幾乎每一個位單位,都藏著龍臥著虎,但是,等一下,公司也有很多台語人,但似乎,沒有所謂的「台語高手」。
 
大概就是這些感覺加在一起,讓我覺得,有一個機會佔一個缺,我講台語沒問題,但我不知道其學問在哪,於是我到處去找可以加強台語能力,包括書寫與論述等等的老師。
 
運氣很好,不久之後,便在一份台語通訊小刊物上發現,洪惟仁老師開課,報名資格很簡單,只要用台語寫一封自我介紹信,跟學習的動機即可,洪老師被我的信逗笑了,也很快回信讓我去上課。
 
學校沒有教我,我的台語,是這樣開始學習的,從八音反法,四十五字母音,學習查彙音寶鑑開始,一步步,跟著洪老師慢慢入門然後自學,至今28載,愈學愈感概。
 
從事流行音樂工作,我很清楚企宣那一套手路,如何造勢宣傳吹捧自家歌手,那一類文字,真真假假我也寫過不少。
 
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專輯的內頁文案,就已經請洪惟仁老師,用經過考究的台語正字,那是1990年12月的事。

陳明章

 
我的印象中,那時反而沒有大聲嚷嚷,說這是多麼偉大的創舉,多麼偉大的使命,時隔二十多年,教育部頒布的建議用字,已經是人人懂得查詢的網路時代,反倒是很多唱片宣傳文字,說得好像絕無僅有多偉大儼然台語正字推手,結果還是錯誤連篇。
 
將近三十年前出現的「新台語歌」這名詞,三十年後,誰真正的創作出什麼多新的台語音樂?很多人喜歡說:為什麼台語歌一定怎樣怎樣,我就是要來做怎樣怎樣的台語歌,說得很容易,但是依我觀察,那樣說的人,很多只是因為,台語歌聽的太少。
 
當然不能說沒有真正的創新,但真的沒那麼多,沒那麼熱血,大部分專輯,還是在抄襲與跟風的世道中,汲汲營營的掙生活,包括華語亦然。
 
我自己都作企宣,我並不排斥宣傳,也知道宣傳難免有的誇大,只不過,要膨風好歹拿隻水雞來膨風,肉少至少還能孝孤,不要搞個蟾蜍,一旦料理不當,可是會毒死人的。
 
近年來,章仔老師幾乎已經不再多說什麼,只是繼續堅持著自己的意志,做自己想做的音樂,老耄耄的民謠,誰嫌棄過?我曾寫過一個句子形容他的演出,「歌者自由自在,聽者大愉大快」,這叫經典。
 
名氣很好,有名氣可以省力很多,但是無論如何,實力還是得展現出來,作品還是得交出來,只靠名氣寫歌,只靠名氣賣音樂,粉絲可能還迷你,但內行人終究會把你唾棄。
陳明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5bear 的頭像
5bear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