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章
兩格我的書架

 
長久以來,文字就是約定俗成的一件事,倉頡老師有一天抬頭看天,靈機一動便開口唱了:我要抓住那紅紅的太陽,讓它在龜甲上放光芒。於是象形的發明了【☉】這個字,之後世世代代傳唱,有好事者因為各種奇奇怪怪的原因,做了各種奇奇怪怪的改編翻唱,最後把它寫成這副德性【日】,結果你OK我OK,大家都OK,既然大家都OK,那麼,太陽從此變成長方形的也不奇怪,這就是約定俗成歡喜甘願。

我就碰過,同班同學談戀愛不敢被學校發現,不想被同學知道,可是忍不住愛你在心口難開,所以下課時間便在黑板上畫土符仔,疑~你看男生明明是鬼畫符,但女生一看就臉紅心跳,肉紋笑目睭降,嬌嗔暗罵死鬼討厭人家不來了⋯⋯因為,因為,因為那些符號他們有約定,他們之間沒有秘密彼此很透明,只不過魯蛇你袂了解。

關於台語用字問題,一直有很多聲音,即便在過去沒有網路時代,都有很多討論,辯論,爭論,無他,就是因為當時沒有一套標準,沒有官方協調統合,所以所有專家鑽研後,依據各自做的學問,出書編字典,闡述自己的看法,我光台語字典辭典就有三四十本,雖說有些內容各有堅持,但其實相同意見的部分依然佔了大多數。

儘管寫了五百首台語詞,台語用字,我個人一直是保持著使用者與學習者的態度,在沒有足夠資訊的時代,參考前人的寫法,直至今日,仍受教於許多更專注研究的專家學者網友,這陣子因為不少我寫的台語詞正在打歌,我也趁此機會,把我學到的一些用字貼文說明,網上看到一些不同的迴響,才想說,得再找個時間聊聊,結果今天的臉書回顧,便跳出了舊年今日的貼文。(https://goo.gl/7i45aE

曾經有台語歌手出片,因為用字稍有考究,宣傳顯然溢美,結果內容瞧來依然有許多問題,這讓我覺得很感慨,其實早在1990年,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就開始這樣做了,那才是先驅,所以我也一直傾向於身體力行不必嚷嚷,而且許多過去被訓詁出來的字,經過幾年也會有新的見解,包括當今教育部台語辭典的內容,都仍有不少地方有歧議,必須不斷的增補修訂,正如文初所述,語言文字,本來就會隨時間改變,有正確的心態比大聲嚷嚷實際多了。
 
陳明章


更何況,流行歌的用字跟文學上的用字,其實有著功能上的不同,有看過讀過歌仔冊的朋友,應該就有發現,比如說話的「講」在歌仔冊裡,常常被寫成「廣」,我猜其原因,就是「講」這個字,在台語中有講話的kóng,跟開講的káng兩種發音,這類同字異讀例子很多,除了破音字,比如彰泉音,比如文白,包括地方腔調,文學是視覺,字寫對了,意思就到了,但是歌詞是聽覺,需要配合旋律,需要講究押韻,當作者希望這字被唸成kóng時,寫成廣更利於正確發音,這也是有很多朋友強力支持台語拼音的原因,因為能夠更精準的將腔調與語氣表現出來。

我自己也常常感到歹勢見笑轉生氣,氣我自己講台語寫台語歌,但是,半世紀被華語教育洗腦的寫作思維,反應真的不夠快,同樣內容寫一篇台文,得比華文多花三到五倍的時間,寫台語詞問題不大,因為一首歌一百頂多兩百三百個字的工程,往往得花一個禮拜到十天,我可以也必須字斟句酌,但是工作之外,休閒之餘,寫一篇臉書貼文,大多三十到五十分鐘就必須完成,若要拖拖沙沙的寫,等到寫好說不定時效都已經過了,而且我發現,這種華文書寫慣性也不只我一個,許多跟我頂下歲的台語人,都有此現象。

另外一件事,我算是「資深」台語詞人(真討厭,資深二字最近好像變成髒話了😂),但很多時候,我採用考究過的用字,到了唱片公司,老闆主事者會以「這個字歌迷看不懂」「這樣的字幕伴唱公司不肯買」為理由,讓作詞人不得不更動用字,所以在此,還是得拜請閱聽大眾音朋樂友多多支持,我們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寫詞的人都對文字有所偏好,都喜歡探討文字裡的學問,所以,一定也都願意採用更正確的字來創作,來描述自己的感情,只有支持的聲音夠多,作詞人才能跟老闆話趴拉更。


困境已久,問題很多,但這幾年,支持者也越來越多,最後一句,就邀請許富凱來作收尾, ♫~希望你的愛~擱再予我力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5bear 的頭像
5bear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