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腰纏萬貫」的中年背影(攝影:Momo)

 
經過了口水比雨水還多的西北颱,昨夜第二次去聽俊傑的黑暗心樂會,一來是剛好有工作上的事情要談,二來想說颱風過後,如果觀眾少了,可以去搖旗吶喊,而且剛好這場陳明章老師也會出現,二話不說匆匆跑去。
 
結果現場還是塞滿人,不但熱鬧而且熟人還真多,章仔跟俊傑的妻小也都在,第一個擁抱的是煮飯花友阿Ying,我跟章仔的背影照片,則是Momo拍的,加上其他親朋好友,這場的時間比較短一點,但歌跟故事融合得很好,尤其在那卡西那個part,溫泉鄉跟溫柔鄉雙吉他,巧妙的搭配,加上章仔老師再會吧北投下午的一齣戲,俊傑說故事的功力又增進了許多。
 

王俊傑。耳朵帶我去旅行

 
特別想說的,是「假使你若離開我身邊」這首歌,這是俊傑新安排的橋段,演出中,先藉由一位人妻子唸出一封給老公的信,道出他對先生面對種種困境的支持與鼓勵,隱約中透露出來的不捨與深情讓人動容,先來複習一下歌曲:


【假使你若離開我身邊】
 作曲:王俊傑 填詞:武雄
 
 
 假使你若離開我身邊 我的日子甘擱有春天
 夢 甘擱會水 歌 甘擱會甜
 落雨的暗暝 甘擱有人會 陪我到深更

*假使你若離開我身邊 我的人生甘擱有意義
 月 甘擱會圓 花 甘擱會開
 想你的時陣 愛唱什麼歌 來治療相思


 假使你若離開我的身軀邊 我會每工為你寫情詩
 一句一句向你表示: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

 假使你若離開我的身軀邊 我會每暗為你唸歌詩
 一聲一聲對你唱出: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愛你

 假使你若 離開我身邊 我的目睭 只剩落雨天




王俊傑與陳敬鎧伉儷


這歌收錄在我跟俊傑一起製作的「詩.響起」專輯中,當初的故事,在敘述長久以來一直照顧俊傑的阿姑,是要讓人想像,當生命中最親近的人要離開你,你會變怎樣,從這樣的想像中,觸發珍惜當下,愛要及時的反思。

故事輾轉到了俊傑的朋友陳敬鎧身上,他是一個運動員,前手球國手,因為車禍失去了視力,經七家醫院診斷失明的狀況下,領取了保險費,卻因保險公司調查錄影指出,他可以打桌球、接飛盤,跑跳自如身手矯健,故以詐保起訴,而法官也以「行為舉止、外在表現及臨床症狀」是否符合全盲人士的生活表現來判讀,認定陳敬鎧詐取保險給付犯行明確,判決1年2個月徒刑定讞,得易科罰金,並應吐還522萬元保險金。


 
我不知道這起訴訟的原告、被告跟法院是不是有錯,如萬一不幸有錯,是哪一方的錯?可不可避免,有沒有補救的可能?這些牽涉法律的問題,我真的不懂,因為我心裡充滿困惑。
 
我不知道有多少年輕的大學生,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發生一場重大車禍,以換得五百萬的保險金。
我不知道有多少年輕運動國手,願意在未來的人生裡扮演一輩子的瞎子,以詐得五百萬的保險金。
我不知道七家醫院的醫學診斷,為什麼進到了法院之後就完全失去效用,醫院的專業是否有問題。
我已經不知道眼盲要如何辨別,究竟做哪些事算全盲,哪些事不算全盲,尿尿尿不準算不算視障。

其實我更不知道,視障者竟然有法定的生活標準,如果「打桌球、網球、扔飛盤,在隊形變化複雜的舞蹈表演中走位和配合他人動作都沒有失手」,就不符合全盲人士的生活表現,那麼,我記得那年蕭煌奇去看了電影海角七號,回來後說好看,我就是因為盲眼人都說好看才跑去看的,這樣煌奇有沒有違反視障者該有生活表現呢?我記得王俊傑跟我說,他小時候就是騎著腳踏車到處跑的小孩,他們都錯了嗎?

我們對黑暗的世界,瞭解真的太少,我們對視障者,成見真的太深,當我們的刻板印象規定了什麼樣的人,就只能有什麼樣的行為之後,那些擁有異於常人的能力,擁有異於常人的想像力的人,那些老天特別給予恩寵的小孩,他們的特殊能力,反而成了一種詛咒。

原本以為,這種詛咒,應該只存在於中世紀幽闇的時代中,想不到,此時此刻依然發生。



相關報導:
 
陳敬鎧案裝瞎還是蒙冤?老經驗的保險調查員評「荒謬」
涉裝瞎詐保暫緩免入獄,前國手陳敬鎧:續為冤獄努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5bear 的頭像
5bear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教練
  • 比情歌還要讓人難受的歌
    😩😩😩😩😩😢
  • :(

    5bear 於 2018/07/25 05:3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