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譜


那是當兵的故事,我的新訓中心在台中坪林,菜鳥下部隊,有一天,營區新兵全部被集合到旅集合場,來了一些長官挑三揀四,那場面,內行的都知道,宛如天上人間。

原來,我下的部隊是預備師,各單位來挑新兵,這事老鳥有交代,懂得唱歌表演會樂器雜耍魔術,一定要大膽舉手,可能會被選去藝工隊,據說日後軍旅生涯會變得很精彩,懂得科技電腦尖端資訊,很可能就調台北坐冷氣房,你要是傻傻的,說你會油漆水電土木工程,以前一天工資1500,以後一個月給你1500做到死,得做滿兩年。

三軍儀隊選了幾個,我因為夠高出列,然後人數太多,我又因為近視入列,其他幾個猜測會比較涼的單位,都競爭不過流標,最後被挑的人,都回去打包,然後,換連長開始問,後來才知道,這是反過來,連上送阿兵哥去支援各單位,幾個有駕照的,被送去運輸連,我因為「認得英文字」被送去通信連,也是徹夜打包,支援下基地。

通信連師對抗,營區在台南新營,菜鳥進去後得先受訓,我被分配話務訓練,揹一台「拐拐」跟在排長身旁,負責用密碼跟各單位通話,回報訊息與接收指令。

在北部,小時候看見行軍部隊,大夥總是唸著「阿兵哥,食饅頭」「阿兵哥,錢多多」這類唸謠,通信連下部隊受訓時,在台南各地鄉下聽到的版本是:「阿兵哥,牽電線,牽到七點半,膦鳥斷一半」,台南的部隊軍營很多,但是全台通訊基地在新營,這首唸謠,可能是新營才有的特產,也道出了基地訓練的辛苦,常常忙到晚餐過後還沒得吃。

因為在台南,放假就比較少回台北,一同受訓的弟兄混熟了,有一次假期,兩個台北聳就跟著兩個高雄的朋友去高雄玩,晃了西子灣,看了愛河的景觀,還吃了飯才想要回台南,糟糕,因為連假人很多,買不到車票,幾個人著急的跑火車站,客運站,各種方法都勢必遲到,最後不得已,大夥湊錢,決定叫野雞車。

一個看起來還算斯文的司機,打扮乾淨整齊,不過一眼看不出他心裏在想什麼的男子,三十出頭大概,小車,但外表整理得還不錯,因為趕時間,沒辦法讓他再叫一個客人,議好價,我們也表明了,要趕九點的晚點名,然後大夥上車。

這一路有點折騰,首先,上了高速公路後,車很多,他沿路就說,這樣會來不及,得要想辦法,講了一些聽不太懂的話,後來還說了包括可以超速或者違規,但是怕紅單,翻成白話文應該是:你們願意擋鎯,我就可以冒險的意思。

死阿兵哥大概因為錢實在不多,玩了一天更是所剩無幾,就沒有答應,然後,到了休息站,他就轉進去了,已經沒時間了,他還進休息站,然後說,要先加油,要我們先給錢,加油是真的,他就開到加油站,加完油多少錢我們先付掉,剩下的車款到目的地再給,然後說要上廁所,人就跑掉了,我們意識到放鴿子的傳言,於是很快的兩個人跟去廁所,兩個人留在車上,等大夥又都回到車上,是也沒發生什麼意外,就催促他上路。

可能我們四個菜鳥阿兵哥,既不上道又愣頭愣腦,他也沒輒,只好繼續上路,稍晚就比較好跑了,忽然,就聽到車子有怪聲音,他說得下去檢查,所有人全部精神都緊繃了,不知道又是什麼狀況,看來真的要遲到了,一旦遲到,可能很久不能放假,想到就嘔。

下交流道檢查車子,也沒有發現什麼,但他又一直說要找車廠看看,那時大家就不爽了,要他掏錢讓我們攔其他車子,他表示,餘款不收,我們自己找車,我們要他支付耽擱時間的費用,互相大聲了幾句,他才悶聲上車,繼續上路。

車子及時回到營區,大夥換衣服時,值星官已經在整理部隊,還好,準時入列,那晚晚點名有一兩個老鳥逾假未歸了。

野雞車方便嗎?野雞車很方便,因為他們總是出現在大家感到不方便的場合,提供你想要的方便,那麼,既然計程車問題那麼多,為什麼不讓野雞車合法上路?不但服務品質好還能議價!但因為有這樣的野雞車經驗,我對這件事特別在意:

你一上了車,就只剩下你跟司機兩造的關係,他要把你帶到哪裡去,他想要對你怎樣,沒人能管,沒法可管。

我本來也覺得好像Uber不錯,讀了人家的分析才發現,原來我可能誤解了,目前的Uber,司機沒有職業駕照,平台沒有權責,營業沒有納稅,萬一出意外,連保險都不賠,這樣真的好嗎?

如果你是Uber支持者,真的不要幹譙計程車或者其他反對者,那不是重點,你應該趕快督促Uber讓他去談判去協商,儘速在台灣合法,不但他能光明正大營業,你也會更有保障。

如果你是Uber反對者,你也不是去罵Uber,你應該督促計程車司機團結把制度上的問題提出來,努力改變形象上的缺失,光是怨嘆小蝦米鬥不過大車隊,那不會讓日子更好過啦。

計程車有沒有問題,計程車靠行制度就有一大堆問題,計程車當然有問題,可是東西壞掉不是應該先修理嗎,把問題找出來修修看先吧,東西壞了不修,只是找另一個也存在問題的來代替,那不是在解決問題啊!






創作者介紹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