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站


記憶中,小時候的台北人,其實不太認識雲林,跟老師同學說自己的籍貫雲林,有人曾誤以為是園林,有人誤認為是出產鹹酸甜的員林,甚至有離譜到以為是雲南的,因為自己出生於台北,在資訊與交通不發達的年代,其實自己對雲林的印象也都模糊,只知道三不五時,就會有北上的鄉親到家裡作客拜訪,那是小時候對雲林最頻繁的連結。

因為父母算是故鄉中,較早北上求發展的,後續上來的鄉親,過來詢問一些資訊,打聽一些人脈,乃至一餐一宿的照應,全是鄉親父老人親土親濃厚的人情味,包括現任的縣長李進勇,算來我得叫他表哥,都常出現在我「雲林上來的親戚」的名單之中。

到了懂事之後的回鄉記憶,才開始真正出現雲林的地景地物,最早是搭火車,擁擠的慢車進站後,小小孩都是被大人塞進車窗佔位置,搖晃嘈雜的火車經驗,感覺並不舒服,但後來也曾包車回鄉,擁擠悶熱沿途顛頗,其實更不舒服。

到了開始唸書的階段,就很少隨父母南下了,不過父親是台北這邊舞獅團的頭人,逢年過節故鄉有建廟做醮迎神賽會等活動,會組織進香團南下,搭的是有冷氣的遊覽車,走的是沒紅綠燈的高速公路,陣頭進香迎神鬥鬧熱,完全就是吃喝玩樂的概念,是絕對美好的回憶。

退伍之後開始工作幾年,買了二手車,在某次不定時間、不定空間、不定房間的流浪經驗,開上了台十七號道,我還記得,當時收音機裡傳來的,正是離家五百哩。

幾年前,回去的次數更頻繁,除了每年的掃墓,偶而帶著長輩回去,幾乎都是生離死別的迎來送往,那時候,從國道一號轉78號道,已經能縮短很多時間。

然後,隨著先人撿骨遷葬台北,然後,父母老去之後,這幾條曾經帶著各種心情往返的公路,也漸漸陌生,然後,就是高鐵開通了,從台北到雲林,八十分鐘,耳邊依稀又響起當初那首離家五百哩。

一輩子,能唱幾首歌? 一首歌,能走幾條路?

【十七號公路】作曲:施文彬 填詞:武雄
 Take Me Home, Road17
 

 昨暝的彼場雨 沃過凌亂的前途 
 夢中的彼個人 引阮思念的腳步
 一首情歌 一句愛慕 攏是我 想你的速度

 離別的彼一幕 依依難捨的當初 
 夢中的彼條河 敢是猶原彼呢濁 
 一卡行李 一條馬路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青春走江湖 十七號公路 世事恩恩怨怨 敢講咱袂覺悟
 人生歹摧撟 人情彼呢薄 只有互相照顧 咱作伙打拼 好無



 昨暝的彼場雨 沃過凌亂的前途 
 夢中的彼個人 引阮思念的腳步 
 一卡行李 一條馬路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青春嘆糊塗 十七號公路 世事起起落落 麥講咱攏無覺悟
 相思等圍爐 秋分趕白露 只要互相偎靠 咱作伙打拼 好無

 相思等圍爐 秋分趕白露 我會永遠愛你 請你擱愛我 好無
 好不好?









創作者介紹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