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法保儀


每年,我都會拍下花園裡的第一朵茶花,以便花季末最後一朵時,大略估算整體開花數,一陣忙碌,今年的第一朵,不知道哪天開的,等發現時,地上已經有數朵殘花。

過去一個多月,為了阿彬的專輯四處奔波,因為計畫趕不上變化,一群人無暝無日搞得緊張兮兮,不過終於完成任務,可以暫時喘口氣了,倒是阿彬比較辛苦,已經開始一連串的通告,說來這就是幕前跟幕後的差別,之後,我的工作大概就是在電腦前把宣傳相關事宜盯好盯滿,寫寫文章幫忙煽風點火,隨時支援他在前線打仗。

創作人,其實都有豐富的想像力,可是我發現我越來越沒辦法只靠想像力寫歌,總覺得那樣一點也不踏實,所以後來有想寫什麼故事,我就會親自到現場去觀察感受,去讓故事發生,但時間畢竟是有限的,無法蒐集到足夠心情的時候,只得往自己生命裡挖掘,這次的專輯,故事的養分便來自我的故鄉雲林。

當然,我的感動來自原鄉,但聽歌的時候,你無需理會地名,那就是一個故事,一個發生在台灣,發生在我們的生活週遭,發生在我們日常生活裡,牽動著我們喜怒哀樂的故事。

不過,如果你也是離鄉的雲林人,反正接下來,我會把我記憶中的一些故鄉的故事寫下來,有時間就請來這裡逛逛,或當成你聽歌時的佐料,除了老地方舊人情,很多新的改變也產生很多新故事,高鐵開通後,雲林已經在一日生活圈裡,來去不但方便而且悠閒,週末假日有空的話,回到故鄉住一晚,也許正是我們重新認識故鄉的時候。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