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為了要搬出來開始四處看房子,鎖定了一個郊外的社區,經過的路上有個招牌寫著:檜木桶。有一次轉進去瞧了瞧,無尾巷裡的店家,外表並不起眼,繞過幾家類似現在的資源回收場,來到了那家木桶店,門口堆了許多老房子拆下來的木料,上頭隱約還能看見泛白的舊春聯和斑駁的彩繪,老老闆說早就沒有新的木頭了,舊料才是純正台灣檜木,很有說服力。

買了個浴桶,算算都快二十年了,香。

家在半山腰,濕氣比平地稍重,加上浴室也是,沒有認真保養的檜木浴桶,有地方膨脹腐朽了,有地方乾癟漏水了,終究到了退休的時候,那天花了點功夫把他拆開,捨不得丟掉木頭,就收在後陽台。

今年的工作一直出現變數,幾個案子都走走停停,大抵是大選年,主事者有更多考量,猶豫的結果,便是一直沒有結果,卻花了比過去更多的時間,在冗長的等待、思考與工作的過程中,有時我會取幾塊拆下的木頭把玩,一把刀隨意的刻一些有的沒的,就像之前我提到的副產品。

曾經講過我是半個左撇子的故事(【棒球與我】),古早的小時候,左撇子小孩壓力頗大,那是會被糾正的,唯一擁有正面能量的經驗,就是這句台語「倒手打死鬼」,大人說:左撇子不懂「節力」,容易失手造成傷害,不要跟別人動手動腳,會打死人,其實我到現在還不認為這句話是這意思,但覺得整個霸氣外漏,也就欣然接受了。

對木頭一直有好感,不過我並不懂雕刻,老家隔壁有一度是佛俱店,我當時也曾拿小塊的樟木,有樣學樣的刻過復活島摩埃,還有一些手勢,這次,乾脆刻了整個系列倒手打死鬼,說真的經不得細看,但卻打發了我漫長被工作鎖定在書房的夜晚。

好香。


 




創作者介紹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