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台一鞠躬.png


必也正名乎
嚴歸、鄭傳,上台一鞠躬

嚴歸:我不懂
鄭傳:您~不懂?
嚴歸:我還真不懂
鄭傳:真不懂,那您得問問
嚴歸:那我問您
鄭傳:您客氣了
嚴歸:我說,內痔歸內痔,外痔歸外痔,奇怪了,幹嘛一直吵呢?
鄭傳:我說,行不改名,書不改姓,奇怪了,正名真有那麼難懂?
嚴歸:可現實狀況就是如此啊!更何況都已經那麼久了
鄭傳:都已經那麼久了,所以?就可以不管了?嗯,我懂了,上回
   跟您借的錢,那麼久了,那我就不還了
嚴歸:誰讓您不必還的?我的意思是說,不就是個稱呼嗎,幹嘛自
   找麻煩呢?真是的....
鄭傳:不不不,這事關尊嚴問題,怎能說是自找麻煩呢?
嚴歸:不不不,我是說,其實用這個名,人家也知道您是誰啊
鄭傳:哦不不不,就是有很多人搞不清楚啊
嚴歸:那他們搞不清楚,就讓他們搞不清楚得了,有需要這麼計較
   有需要一直.....
鄭傳:不,我說白先生,您這樣說就不對了....
嚴歸:我哪裡不對了呢我?我沒說錯啊?
鄭傳:不,您錯了,大錯特錯,而且錯得離譜....
嚴歸:您這是抬槓嘛,只會說我錯,您好歹給個說法,你這.....
鄭傳:白先生,白先生,我說:白-先-生
嚴歸:我不姓白,我姓嚴!
鄭傳:疑~?
嚴歸:疑~?
鄭傳:怎麼?您不是白目...我是說您不是白談先生嗎?
嚴歸:什麼白談黑談,我叫嚴歸
鄭傳:什麼圓規直尺,您是白談
嚴歸:我是嚴歸
鄭傳:您明明就是白談
嚴歸:我明明就是嚴歸
鄭傳:好啦好啦,隨便啦,我說白談先生,這事情不是您說的那樣....
嚴歸:我就說我不是白談,我叫嚴歸,要說幾次
鄭傳:啊您自己都說了,不就是個稱呼嗎,我叫久了,您就習慣了
嚴歸:我不習慣
鄭傳:哦,原來您也不習慣,我還以為您很樂意呢
嚴歸:誰樂意啊
鄭傳:所以說,「必也正名乎」,其實不難懂啊!
嚴歸、鄭傳,下台一鞠躬

▲落幕▲


▲暗場低語

嚴歸:對了,您剛開始的時候,那句是不是講錯了?
鄭傳:蛤?我講錯了?糟糕,哪句啊?
嚴歸:就那句「行不改名,書不改姓」,沒有人這樣說的吧
鄭傳:茄~這都不懂,這時事梗啊
嚴歸:時事梗?哦~哦哦,懂了,哎哎,想不到連相聲都淪陷了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