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南石龜.jpg
斗南石龜


人類之於大自然,向來就是浪漫有餘而智慧不足的動物:

逛花市看到小盆栽裡一盆盆仙人掌多肉植物好別緻,於是就詩情畫意的買回家,各取一個夢幻萌翻的名字,放在書桌上檯燈下,然後花一個禮拜把它淹死。

逛街看到水族館裡七彩繽紛的熱帶魚小水母真可愛,於是就愛不釋手的買回家,各取一個萌翻夢幻的名字,感覺涼好一個下午,搞出了一堆生魚片海蜇皮!

看到哪種動物演了電影,就想要擁有一隻,我願意相信你的愛心,但是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考慮你的能力你的時間,你的知識你的預算,你的環境你的耐心?

曾幾何時,上面這些例子,竟出現了酷斯拉版本,某些人,到了一個年紀,歷經一些際遇,存了一點積蓄,忽然就王維陶淵明了起來,於是下鄉買了農地、蓋起農舍、當起農夫,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果然浪漫。

那些年,那些人,就這麼解甲歸田,羨煞多少人,然後~

然後,經過了三年五冬,這故事有了新的版本,那天忽然又在城裡的餐廳相遇,疑?這個字不是念唉嗎?你不是該綑青松夾綠槐,醉倒在迴廊古廟,怎又從山徑歸來,醉醺醺的說黃虞道古風了呢?

聊了聊才知道,原來他現在才知道,知道在鄉下,晚上八點不只伸手不見五指,而且伸指不見吾手,原來你方便的好鄰居,開車得7個11分鐘才能到得了,真是不得了,原來鋤禾日當午,是力力皆辛苦,原來要怎麼收獲先那麼栽,但是一分耕耘不保證一分收穫~

剛搬去時唱著白雲在藍天賽著跑,風在樹梢搖的鄉居記趣,經過一天又一天又年又一年,迷迷糊糊了幾年之後,忽然就寂寞難耐總是平白無故的難過起來~


對植物向來感興趣,我自己也有個田園夢,在聽說越來越多農舍人去樓空田園將蕪的故事之後,我又做了許多功課,尤其之前幫宜蘭寫了歌,對宜蘭農地種農舍的種種問題更加關注,很擔心自己也只是一時的浪漫而自不量力,人類之於大自然,向來就是浪漫有餘而智慧不足的動物。





*相關閱聽:

【農地種農舍 台灣限定-以宜蘭為例】
【「守護宜蘭心價值」-搶救農田地景】臉書
【< 看宜蘭・知台灣 >by 林宗興】







創作者介紹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