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煮青蛙


我也來說一個青蛙實驗的故事:早在滿清末年,我還唸國中的時候,因為沒有教改,所以學生常常被整得半死,不像現在有教改,學生完全被整死!

比如說,除了智育,其他學科是不重要的,不只課程不重要,科任老師也不重要,所以德體群美,照例常常被拿來補數學、考英文。

除此之外,實驗也是不重要的,我的自然科實驗課,九成都是在「黑板實驗室」裡進行,除了⋯對,除了那次,督學要來,我們班被安排了一場青蛙解剖實驗。

我班上有個傢伙,是那種家裡關係良好有錢有勢的公子哥兒,平常就愛講大話,還會用利益收買同學,在班上頗有勢力,好死不死,他跟我分在同一組。

本來以為他只會在一旁納涼,誰知道他對解剖青蛙充滿了熱情,完全是亢奮的狀態,之後半堂課的時間,本組的青蛙,就在他的操刀下,化成超過一百片的3D立體蛙肉拼圖。

故事還沒完,接下來的一堂半實驗課,他把總務多買的青蛙,拿來做了其他,呃~實驗,本生燈就跟燒杯就在實驗桌上,水煮青蛙,顯得理所當然勢在必行。

我們並沒有記錄什麼溫度時間等等數據,其實就是水稍微熱一點之後,青蛙就開始掙扎,很快就跳出水杯。

親眼目睹那個「實驗」之後,我相信,就算是用再大再深的容器,也只是讓青蛙跳不出來,就算用再小的火燒水,也只是延緩水燙了之後青蛙跳出來的時間,完全不是青蛙在水裡面享受泡湯,然後面帶微笑不知不覺往生,不可能。

從那時候起,我就知道「溫水煮青蛙」是騙人的,世界上沒那回事。

尤其是,如果你瞭解做實驗的這個人的心態,知道他的行事風格,你就會知道,一旦青蛙企圖反抗逃跑,接下來就是「滾水燙青蛙」。

因為他根本不是在做哪門子實驗,只想把青蛙弄死。




金士傑:你想得太嚴重了!
李立群:唉喲,你不了解共產黨啦!







創作者介紹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5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